小松和小柏第一次來馬為唱片宣傳,將商家送給他們的吹風筒轉送謝木。該吹風筒很耐用,10多年後的今天還繼續為主人效勞。久別重逢的謝木跟小松說: “我每次見到吹風筒,就會想起你們兩兄弟。”


小松和小柏在台灣發了四、五張專輯及服完兵役, 第一次來馬宣傳, 吹風筒是他們和謝木的“見面禮” 。

小松解釋: “我們從新加坡入境大馬,海關人員查我們的包包查了很久。我們之前在新加坡表演,商家送我們吹風筒,可能是海關人員誤會我們帶這些電器出國售賣或是什麼的,我們費盡唇舌解釋大半天,在外頭等待迎接我們的謝木見情況不對趕緊進來協調,海關人員才放我們走。老實說,我不想帶走吹風筒,因為台灣也有賣呀,我們就把它送給謝木。” 謝木指吹風筒很耐用,到現在還能操作。

謝木第一次接觸到他們的專輯時,就為他們的名字裡的“柏”字傷透腦筋。

“有人說‘小柏’是名字, 因此‘柏’字該念成‘bai’,但有人卻以成語‘松柏長青’來反駁,表示這兩兄弟的父母肯定是以這句成語來為他們命名,取其長青的好意頭。如果硬要唸成‘bai’,就會讓人錯覺,像是在叫隻小狗(小白) 的名字。”

小松說:“台灣及馬新的文化不同,大家對‘柏’字的念法亦不一樣。小柏對名字該怎麼念倒是沒有甚麼意見,因為對他而言,唸‘bo’或‘bai’只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。”

謝木讚小松小柏的配合度很高。“ 我會先跟他們溝通舞台空間問題, 因為他們每一場演出需要載歌載舞。”小松小柏當年跳的是早期的街頭舞蹈,謝木讚嘆說:“他們的舞蹈動作有難度,在台上表演方式跟一般歌手很不一樣。我總覺得舞台空間不夠他們用,每次他們跳舞都會聽到舞台的地板發出吱吱的聲音。現場觀眾看到很開心,而我卻在一旁擔心舞台的安全。”




北馬宣傳頻遇路檢

小松小柏在新加坡超,可以收看新加坡電視節目的南馬觀眾,經常會看到當地電子及平面媒體大肆報導他們的消息。所以,當唱片公司安排小松小柏的大馬宣傳行程集中中北馬,好讓更多歌迷認識他們。

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,歌手與歌迷交流的公開活動叫“歌友會”,純以歌會友,不像現在的簽唱會,歌手表演結束前留在台上為歌迷簽名,而台下設專輯專賣櫃台。謝木笑說:“若歌迷有帶歌手的專輯到現場,歌手倒是很樂意為歌迷簽名。”

小松說:“我和小柏來馬宣傳已是10多年前的事,許多印象都已模糊。我記得我們有到過亞羅士打、檳城、怡保等等,大概有7天至10天吧, 跑了很多地方, 那時候才知道怡保出名美女,嘻。”

小松對亞羅士打的演出印象深刻,因為當地歌迷非常熱情。“我們在商場辦歌友會,來了好多人,樓上樓下都站滿人。不過辛苦的還是謝木,表演結束之後驅車趕回吉隆坡, 抵達酒店已是凌晨3 點。”

謝木接著說:“那時候由我開車,回到酒店已累透了,他們還精神奕奕,相約一起跑宣傳的曾濰山出外喝茶聊天呢!”

在大馬跑宣傳的日子,小松突想起一件難忘的事。他說那時候有大新聞發生(忘了是什麼事),他們乘坐的轎車開往亞羅士打的方向, 每隔一段路就有警察在設路障,小松和小柏在車上睡睡醒醒,干擾他們睡眠,小松心裡嘀咕著“ 怎麼老是停車檢查呀!”,百思不解。

 

吃飯辨真身

初出道的小松小柏, 因外型和長相一模一樣,一度讓歌迷“傻傻分不清楚”。現在的小松小柏,倒是分辨度很高。

小松先說: “其實不用怎麼辨認,你只要跟我們吃一頓飯就可以認清了。”謝木附和:“看久了可以馬上分辨出誰是誰,兩兄弟的臉型不一樣,小柏的臉型較寬,而小松是瘦削臉。”

歌迷會不會認錯? 小松點頭說:“有時候會,但這種機率較少,他們會仔細分辨。反而最常認錯我們的是司儀和電台DJ 。DJ明明是要問我問題,卻跑去問小柏。”

他續說:“我們年紀漸大、個性上有轉變。老弟的外型比我老, 哈哈!其實是他比我成熟啦!” 謝木透露當年的小松比較沉默,很多時候都是由小柏發言,現在已變成一位多話的人。

小松說他是文靜派,若小柏在場,他會把發言權交給小柏。“若只有我一人,我當然要多說話, 但我私下還是很安靜。”


小松和小柏服完兵役後發片的造型,稚氣中帶著成熟。



台上一臉冷酷的小松,私下的動作還蠻多的。


後記
15後再見

在電視上一臉冷酷講評選手表現的小松,私下的他說話和顏悅色,與熒幕上的他差距甚大。當小松見到超過15年不曾見面的謝木,馬上發出爽朗的笑聲,兩人更是用力握手。

未見到謝木之前,小松曾想像謝木現在的模樣應該是圓圓胖胖,見面之後卻讓他嚇了一跳,沒想到謝木身材很fit,一點都不像是56歲的人。

在訪問過程中,謝木忍不住多次讚小松成熟,比以前好看。小松說他現在是瘦得剛剛好,還笑自己是“鑽石王老八”,小柏連小孩都有了,他卻單身寡佬 。

談起往事,原本留在小松腦海裡的模糊印象漸漸變得清晰了。他主動提起本土唱片公司的顏老板、當年一起跑宣傳的本地歌手曾濰山,笑言若有時間要相約大家出來敘舊。

 

馬新宣傳不一

1990年,小松小柏發行《留一片藍天》,同名主打歌登上新加坡排行榜10週冠軍,成為一時佳話。歌曲未在馬新爆紅之前,兩地唱片公司對這首歌的喜愛程度各持不同看法。

小松小柏的專輯在南馬銷售不俗,所以本地唱片公司會參考新加坡公司決定的主打歌,順勢在本地強打。謝木說:“在台灣強打的是《留一片藍天》,我也覺得這首歌很棒,可是新加坡公司卻選了快歌《向世界大聲說話》作為第一主打。同事說新加坡公司的看法是對的, 就跟吧! 原本已印上《留一片藍天》的唱片封面暫時放在一邊,直到歌曲登上新加坡排行榜冠軍兩三星期,我們馬上推出原來的版本。”

小松說:“那時候新加坡電視台常播MV,觀眾特別留意這首講述環保的歌曲,符合正在推廣節省電源及環保運動的新加坡。”

他續說:“馬新宣傳管道不一樣,新加坡有中文電視台及製作綜藝節目,電視台打快歌能帶給觀眾立體感及引起注目,慢歌適合在電台主打。”


is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